• 设为首页    加入收藏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佛教故事
    文殊菩萨化身 寒山诗传千古
    作者:cixianfojiao.com/ 发布时间:2014-07-15 来源:cixianfojiao.com/

      编者按:中国佛教史上不少高僧都被视为某某菩萨化身,其中唐代天台境内就有三位高僧,他们齐名当世而且流芳千古,都被视作菩萨化身。三位高僧就是:文殊菩萨化身寒山大士,普贤菩萨化身拾得大士,及道破二人身份的弥陀化身丰干禅师。现在对一般人来说,提及“寒山”二字,恐怕第一时间会想到寒山寺。寒山寺因为张继一首《枫桥夜泊》而闻名天下,不过大家是否知道,当前寒山寺墙壁上题满了朗朗上口、文字浅显、义理精纯的诗篇,而这些诗篇的作者正是寒山大士。

      寒山子,唐朝人,但不知道他究竟是哪个地方的人,只知道他隐居在浙江天台县西边灵江上游的始丰县西境七十里,有一个名为“寒岩”的地方,认识他的人都称他“贫子”,他也喜欢装疯卖傻,常常语出惊人。

    寒山常到天台境内的国清寺,和寺里食堂知事拾得和尚交情很紧密。拾得常常收拾一些僧众吃剩的菜饭放在巨竹截成的竹筒里面,等寒山来了就让他带回寒岩食用。

    寒山来到国清寺时,有时会在廊下独自踯躅,有时叫嚷着开别人玩笑,有时又自个儿望空漫骂,寺里僧众看到他都觉得很不耐烦,就拿杖棒赶他出去,他总是翻着身子、拍着手、哈哈大笑一番,这才慢步离去。

    寒山外表看起来就像一个叫化子:头上戴着桦树皮做成的帽子,身上仅以破衣遮体,脚下踩着一双木屐,面容枯瘦憔瘁,但他神韵超脱,出语奇特,说出的话每每深含至理,只可惜人们都不肯用心体会。

    寒山的行为实在太豪放,时常在林间村野和放牛的孩子们狂歌大笑,不论别人顺他逆他,对他好或不好,他都悠然自得、亳不在意,如果不是同样至情至性的人,谁又能认识他的真面目?

    当时有一位官员闾丘胤,出任台州刺史,赴任之前得到丰干禅师指点,说寒山、拾得就是文殊、普贤两位菩萨的化身。因此到任之后,闾丘胤就往国清寺拜访寒山、拾得,寒山、拾得二人因为丰干饶舌(遂有成语“丰干饶舌”),两人就一起离开国清寺,再也不曾回来。此后,闾丘胤又亲自前往寒岩参叩,并送衣裳药物供养寒山。寒山看到他们过来,高声唱道:“贼我!贼退!”来人看到寒山缩身进入寒岩的石缝中,又从缝中传出声音:“敬告你们诸位,各自努力!修行之事全在自己!”石缝从此密合,人们再也没见到寒山的踪迹。闾丘胤于是请国清寺的住持道翘法师帮忙,派人去寻找寒山身前的遗物,但只在林间找到他写在树叶上的诗偈,还有很多写在村中人家的屋壁上,共得二百多首,闾丘胤将这些诗偈汇编成集,传诵于世,裨益人心,《寒山诗集》至今尚存。闾丘胤当时还写下赞颂,称道:

    菩萨遁迹,示同贫士,

    独居寒山,自乐其志,

    貌悴形枯,布裘弊止,

    出言成章,谛实至理,

    凡人不测,谓为狂子。

    时来天台,入国清寺,

    徐步长廊,呵呵抚掌,

    或走或立,喃喃独语,

    食所厨中,残饭菜滓;

    吟偈悲哀,僧俗咄捶,

    都不动摇,时入自耻,

    作用自在,凡愚难值,

    即出一言,顿袪尘累。

    是故国清,图写仪轨,

    永劫供养,长为弟子。

    昔居寒山,时来兹地。

    稽首文殊,寒山之士。

    南无普贤,拾得定是。

    聊申赞叹,愿超生死。

    相关资料:寒山拾得问对

    寒山问拾得曰:“世间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,如何处之乎?”

    拾得答曰:“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,不要理他,再待几年你且看他。”

    寒山又问:“还有甚诀可以躲得?”

    拾得答曰:“我曾看过弥勒菩萨偈,你且听我念偈曰:

    有人骂老拙,老拙只说好;

    有人打老拙,老拙自睡倒。

    涕唾在面上,随它自干了,

    我也省气力,他也无烦恼。

    这样波罗密,便是妙中宝。

    若知这消息,何愁道不了?

    人弱心不弱,人贫道不贫,

    一心要修行,常在道中办。

    世人爱荣华,我不争场面;

    名利总成空,贪心无足厌。

    金银积如山,难买无常限;

    古今多少人,那个活几千?

    这个逞英雄,那个做好汉,

    看看两发白,年年容颜变,

    日月像抛梭,光阴如射箭,

    不久病来侵,低头暗嗟叹,

    自想年少时,不把修行办,

    得病想回头,阎王无转限。

    马上放下手,回头未为晚;

    也不论是非,也不把家办,

    也不争人我,也不做好汉,

    骂着也不觉,问着如哑汉,

    打着也不理,推着混身转,

    也不怕人笑,也不做脸面,

    几年儿女债,抛开不再见。

    好个争名利,转眼荒郊伴。

    我看世上人,都是精扯淡。

    劝君即回头,单把修行干。

    做个大丈夫,一刀截两段;

    跳出红火坑,做个清凉汉。

    悟得真常理,日月为邻伴。”